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資訊楹聯湘軍的新時代宣言

楹聯湘軍的新時代宣言

2019-09-01 23:41:06魯曉川懷化市詩聯 0條評論

         2014年9月中國楹聯學會七代會上,中國楹聯學會在對全國三十多個省(市)進行為期一年的審慎評選之后,將“中國楹聯強省”這一殊榮頒發給了湖南、湖北、廣東和山東四個省。從此,楹聯湘軍成為繼出版湘軍、影視湘軍之后又一個響亮的品牌。湖南省委宣傳部對此給予了關注,并對進一步推進湖南楹聯強省建設提出了期望。為了貫徹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文化強省”的戰略部署,湖南省楹聯家協會先后召開了“推進楹聯強省建設全省楹聯工作者座談會”和“貫徹兩辦《意見》精神,推進湖南楹聯強省建設研討會”,在此基礎上,對全省楹聯文化的歷史淵源、文化積淀、現實基礎和發展機遇進行了深入調研,提出了進一步推進楹聯強省的拓展維度和突破重點,并擬在2019年9月召開“湖湘楹聯大會”上形成決議后在全省貫徹落實。以下是通過調研后形成的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湖南楹聯引領全國潮流的歷史淵源和文化積淀


       在浩浩湯湯的文化洪流中,有一種最能代表湖湘文化精神特質的文化形式,那就是肇始于唐宋,矚目于明代,鼎盛于晚清民國,復興于近三十年的湖湘楹聯文化。為什么說楹聯文化最能代表湖湘文化精神的特質呢?首先,湖湘文化的哲學源頭可追溯到周敦頤的“太極說”,周敦頤認為:“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見周敦頤《太極圖說》)這種有無相生,陰陽對立統一的思想,也正是楹聯文化產生的哲學根源。而明末大儒王夫之不但以“乾坤并建”,“陰陽不孤行于天地之間”, “相反而固會其通”等闡述對之進行理論深化,更以其冠絕一時的對聯創作實踐對于湖湘文化的精神特質進行了精彩的詮釋。其次,湖湘文化的核心觀念是經世致用的求實精神,而楹聯文化正是最能將這種求實精神貫徹于社會生活實際的文化。

       縱觀中國社會發展史可知,雖然經世致用的思想在宋明即已風行,但真正將之貫徹于實踐,對于社會歷史產生深刻影響,則無疑是晚清的經世派。而高揚起晚清經世派大旗的,正是陶澍、魏源、賀長齡、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王闿運等等這一批湖湘文化精英。而湖湘楹聯文化,乃至整個中國的楹聯文化也這是在他們的手中開辟了前所未有的興盛局面。這絕不是巧合,而是文化精英們為實踐其經世致用目的對于對聯這種文化形式的必然選擇。晚清學者陳繼昌為中國第一部聯話——梁章鉅的《楹聯叢話》所作序言準確而集中地論述了楹聯文化的經世致用功能:


     (楹帖)片辭數語,著墨無多,而蔚然薈萃之余,足使忠孝廉節之悃,百世常新;廟堂瑰瑋之觀,千里如見。可箴可銘,不殊負笈趨庭也;紀勝紀地,何啻梯山航海也。詼諧亦寓勸懲,欣戚胥關名教。


        正是基于楹聯文化能夠切實地作用于廣大社會生活的特點,具有特別強烈的經世致用思想的一代代湖湘文化精英前赴后繼高高舉起了引領全國的楹聯文化大旗。從上述曾、左、彭、胡為代表的晚清經世名臣到譚嗣同、唐才常為代表的戊戌君子,再到黃興、蔡鍔、宋教仁為代表的民主革命元勛,乃至于跨越幾個時代的以王闿運、楊度、易順鼎、吳獬、吳恭亨為代表的文化名流,莫不是中國楹聯發展史黃金時期不可替代的杰出人物。而特別濃墨重彩的一筆,則無疑是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毛澤東在延安倡導發起了有數十萬戶參加的“新春聯運動”。若從群眾基礎來看,據湖南省楹聯家協會統計,明清以至民國,已有對聯作者過萬,除去無事跡可考者尚有五千人左右。這數量也是全國最多的。縱觀楹聯文化近代約一百年輝煌的歷史,正是湖南人和湖南這片熱土引領了全國的潮流。究其原因,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楹聯文化的尚實尚用特性正好與湖湘文化經世濟用的核心精神相契合,從而使楹聯成為湖湘文化精英用以發抒懷抱、勉勵同僚,乃至記錄歷史、干預現實的首選文體。

       關于對聯的理論研究,湖南也是引領全國的。對聯聲律系統中最重要的馬蹄韻和“朱氏規則”在清代以來,一直為國內楹聯創作者所遵循,而其發祥地也在湖南。曾國藩曾經說過唐代陸宣公(贄)寫的奏章“無一聯不調馬蹄”,用“馬蹄”二字來指稱一種聲律形式,迄今所見最早就出自曾國藩之口。清代以來湖南民間一直有“作對聯要合馬蹄韻”這個說法。中南大學余德泉在《對聯格律  對聯譜》中將其系統總結后使之在今天得到大范圍的推廣。另一套對聯聲律規則——“朱氏規則”也是湖南慈利吳恭亨在其《對聯話》中將其老師朱恂叔的總結轉述出來的。

       正是看到湖南楹聯無與倫比的豐厚歷史文化積淀,中國楹聯學會副會長劉太品在2012年“中國楹聯論壇•岳麓書院峰會”發表的講稿中說:“我們完全有理由說,湖南楹聯文化的巔峰也代表了中國對聯文化發展史的巔峰。”


二、當前湖南楹聯邁上新高度的現實基礎和特有優勢


       改革開放以來,湖南楹聯重新煥發了生機。經過四十年的發展,湖南楹聯又獲得了引領全國聯壇的地位。劉太品說:“一、各地楹聯活動的組織者們都會有這樣一個印象,幾乎在任何一場全國性征聯活動中,湖南省的來稿總能創造兩個“最”——來稿數量最多,整體質量最高。二、多年來的《中國對聯作品集》中,湖南省所占的頁碼總是最多。每年度100名“中國對聯創作獎”的名額,一般省份只能占3到5名,而湖南一省總能占到10以上,最多可達14名。”

2013年,在省政府資助下,湖南省楹聯界協會將近二十年來搜集的四萬余副對聯精品編纂校訂,最終在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湖南對聯大典》一書,成為全國三十多個省(市)中搜集對聯數量最多、質量最高的精品力作。在對聯理論研究方面,湖南的引領作用更是無可替代。劉太品說:“除對聯創作在全國處于領先地位外,湖南省在對聯理論研究方面,也可以說長期走在全國的前列,如對聯格律研究、對聯發展史研究、聯家研究等。”

       我會名譽主席中南大學余德泉教授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研究對聯,四十年來為搭建楹聯學科體系開創了楹聯學術界多個第一。如在中南大學創建了第一個高校楹聯研究所;擔任了全國第一個對聯學研究生導師:對于對聯的聲律規則進行了系統研究,第一次歸納并系統論述了對聯的主要聲律規則馬蹄韻;編制出了中國第一個對聯譜,完成了湖南社科重大委托項目《少數民族對聯研究》課題,第一次對于少數民族對聯進行了系統研究;2018年出版的《中華對聯通論》為對聯學科搭建了較堅實的學術基礎。全面論述了對聯的發生發展史、對聯的聲律規則和對仗規則;全面總結了對聯的寫作技巧(六十多種修辭技巧);全面論述了對聯的書寫、張貼等等規則;對于非漢語漢字對聯進行了系統論述;對于對聯的外語翻譯進行了系統探索;對于對聯教學的歷史和經驗進行了系統總結。作為余教授培養的首位對聯學碩士,我本人一直致力于對聯文學的研究工作,從2004年《雅切——梁章鉅對聯批評的核心范疇》被中南大學評為優秀論文開始,陸續發表了《論對聯創作的揶揄手法》、《對聯的文氣、意象和境界》和《對聯書法的特點、優勢和局限——從五位劃時代的對聯書法大家說開去》等等近30篇論文,近年又陸續完成了幾個省級科研課題,這些研究始終圍繞著從文藝學角度研究對聯這個核心進行,為建立系統的對聯文學理論打下了重要基礎。益陽孫逐明撰寫了一系列論文,深入探討了對聯的核心要素——對偶規則,在全國產生了深遠影響,更為中國楹聯學會編制《聯律通則》提供了很多有益參考。

長沙的傅小松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對聯研究,其編著的《中國楹聯史》和《中國楹聯發展史》首開了為楹聯寫史的紀錄,至今尚無人超越。此外,長沙胡靜怡的《湖湘聯話》、《湖湘聯壇點將錄》是繼民國吳恭亨之后又兩部在湖南產生的收羅廣、選聯精、點評妙的高品位聯話著作。湘潭劉可亮的《無情對論》則成為研究無情對最有學術深度的著作。還有我會的另一位名譽主席唐意誠,長沙的呂可夫、雷樹德、周永紅、鄭鐵峰、羅岡,株洲的譚天恩、潘民華,湘潭的周淵龍、劉紹彬、張緒軍,邵陽的鄒宗德、肖玉蒼,岳陽的朱茂松、楊克輝、李勝華、李東雄,任先大,常德的鐘勝天,郴州的譚全剛、凌一二、劉良新,婁底的蕭維宗、陳敏青、曾解儉等等都有較高水平的楹聯理論著述問世。


三、當前楹聯文學的歷史高度與楹聯湘軍的應有擔當


     首先必須厘清一個概念,即對聯文學。在廣義的對聯文體中,包括諧巧類、實用類和文學類三大類型。其中文學類對聯是檔次最高的一類,其與前面兩類的區別是什么呢?從文藝學的角度來分析,主要在于“審美特質”的有無多寡。魯迅在他早年寫的《摩羅詩力說》中,認為好的詩人(可泛指文學家)必須“能宣彼妙音,傳其靈覺,以美善吾人之性情,崇大吾人之思理者”。我們不妨借此來概括構成文學藝術之審美特質的幾個要素:“宣彼妙音,傳其靈覺”,指的是詩(可泛指文學藝術)須具備生動形象的表現形式;“以美善吾人之性情”著眼于其情感性及陶冶功能;“崇大吾人之思理者”強調其思想性及啟迪功能。實用性對聯和諧巧性對聯之所以大多不能納入文學范疇,正是在這三個方面或多或少有所欠缺。

       經過近四十年的發展,從全國范圍來看,當前對聯文學已經進入了復興期。但已經復興到什么程度了呢?這就必須和以往階段進行比較。在對聯文學產生以來的大約一千年發展歷程中,曾經出現過的鼎盛時期是在晚清到民國初期這一段,大致相當于傳統歷史教材所確定的近代時期。將這兩個時期進行比較之后,可以得出一個基本結論是:當前對聯文學發展的整體水平正在接近對聯文學史上的最高峰。具體有以下三個方面的考量。

       第一、    當前階段對聯作品、作者的數量以及對聯活動參與的程度都遠超歷代。關于對聯作品的數量,中國楹聯學會副會長劉太品早在1999年撰寫一篇名為《對聯鑒賞瑣談》的序文時,就根據征聯活動日漸興盛和各種節慶場合自撰楹聯不斷增加的實際,估算當時每年度創作對聯的數量應該接近一百萬的數量級,隨著各地楹聯組織培訓講座活動的長年組織、楹聯進校園活動的開展,征聯活動的進一步繁榮和“應征專業戶”隊伍的逐步擴大,特別是新的電子媒介的不斷升級和普及帶來的對聯競賽和展示平臺的飛速拓展,17年后的今天,這一數量應該是大幅度增加的。至于對聯創作者的數量,只須看看各級楹聯組織的會員即見一斑。2006年出版的《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大典》序言中說:“中國楹聯學會國家級會員已發展逾三千,各級會員已越十萬”。到2013年,《中國楹聯學會大觀》錄編的中國楹聯學會會員已近六千名。短短七年,會員增加了將近一倍。而隨著近年各地各級楹聯組織的不斷創建,各級會員數量增加的幅度也一定不小。而沒有加入楹聯組織但從事對聯創作的人士也不在少數。我們再以連續舉辦了三屆的“百詩百聯大賽”為例。僅首屆大賽就收到全國各地和海外163個國家或地區華人華僑參賽作品12萬多件,大賽官方網站點擊量達560多萬人次,最高日點擊量達10萬多人次。其中對聯占比約三分之一,數量也是驚人的。綜上可知,當前無論對聯作品、作者的數量,還是對聯活動參與的程度都是以往任何一個時代所望塵莫及的。

       第二、    對聯文體的影響力不斷增強,不輸歷史上的鼎盛時期。這至少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朝野皆重的對聯氛圍。2014年,為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3周年,經中宣部批準,由中宣部《黨建》雜志社、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中國楹聯學會等聯合開展了“把楹聯寫在黨旗上”的征聯活動。提出這一口號,可見中央對于對聯文學的空前重視。而民間呢,不但各級楹聯組織紛紛建立,各級楹聯組織的會員數以十萬計,而且有不少的對聯網站,諸如“中國詩詞楹聯網”、“聯都網”、“中華國粹網”、“中國楹聯論壇”等等吸引了數以萬計的對聯愛好者參與對對聯、作對聯、賽對聯、選對聯、評對聯,……,無時不在,火爆異常。             (二)廣受關注的對聯事件。除了前述“把楹聯寫在黨旗上”征聯活動、“中國百詩百聯大賽”,對聯界還有不少盛事足以彪炳史冊。例如,2005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央視攜手全國31家省級衛視展示了18副對聯,成為晚會的最亮點。此后,每年春晚,對聯都備受關注。2011年,央視春晚直播現場公布了五個出句,向全球征集下聯。到正月十一截稿僅僅十一天時間,共收到應對作品483403條,平均每天收到近44000條對句投投稿。

     (三)名家力作的質量和影響力整體上比晚清時期尚有差距,但已經涌現出一些可媲美甚至超越古人的精品。例如:黃鶴樓是聞名海內外的千古名勝。其中的傳世名聯也不少。梁羽生在其《名聯談趣》一書中用好幾篇文章進行了列舉和評析。其中,他“最欣賞”的一副是:


    一支筆挺起江漢間,到最上頭放開肚皮,直吞將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夢;

    千年事幻在滄桑里,是真才人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黃鶴,來遲了青蓮。


      此聯是清代光緒年間進士陳兆慶所撰。上聯以“筆”喻樓,新奇超邁,下聯融化典故,貼切渾成。傳世佳作在前,要有所突破,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但當代康永恒迎難而上,寫了這樣一聯:


   胡不歸兮黃鶴?

    今猶是者滄江。

       上聯一個千古之問,破空而來,讓人不禁浮想聯翩:這黃鶴樓頭,自傳說中的三國費祎駕鶴飛升以來,登臨過多少風流人物、演繹過多少傳奇故事,卻都如那黃鶴一樣難尋蹤跡了。他們為什么一去不返呢?下聯則以肯定語氣說,眼前無窮無盡的江水卻是奔流向前,一如往昔。在這千古名樓的獨特場域中,上下聯這一問一述,形成了巨大的藝術張力。

       比較上述兩副對聯可知,今人之作是并不輸于古人的。但如果從對聯文學的整體創作水平上來看,則不能不說還存在著差距。當代對聯作家數量也許不輸歷代,名家力作也不在少數,但從影響力來論,恐怕還沒有涌現出能與曾國藩、梁章鉅比肩的大家,從創作水平上論,恐怕也沒有誰敢說達到了俞樾、鐘云舫的高度。而從中國楹聯學會傾心二十多年編纂的《中國楹聯集成》來看,當代作品的總體水平比之晚清、民國,差距還著實不小。而說對聯文學的高度,上述這些方面是最為關鍵的。所以,當代對聯文學的高度,只能說是接近歷史上的高峰。要超越它,還有賴廣大聯友付出持續不斷的艱辛努力。

     作為楹聯文學的淵藪之地,湖南應該在當代楹聯向歷史高峰跨越的進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為此,湖南省社科聯一師對聯基地聯合湖南省楹聯家協會進行了科學部署并開展了一系列活動:首先,夯實理論基礎。2017年 3月11日,第一師范學院對聯欣賞與創作知識普及基地和湖南省楹聯家協會聯合組織全省楹聯工作者在長沙市文源賓館召開“貫徹兩辦《意見》精神,推進湖南楹聯強省建設”會議。來自長沙、株洲、湘潭、常德、益陽、岳陽、衡陽、郴州等地區楹聯組織的負責人共27人參加會議,共同學習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2017年1月25日印發的《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會議進行了討論,增加了楹聯創作與普及推廣的理論自信。基地負責人魯曉川結合全省楹聯文化普及的形勢重點介紹了一師對聯基地成立一年來的成果和經驗,《中國楹聯報》頭版頭條予以了報導。

四、楹聯湘軍引領楹聯文學向更高層次拓展的幾個維度

      當前,中國社會的變化可謂日新月異,這為對聯文學在前人基礎上進行突破提供了前提。那么,從對聯界近四十年的實踐經驗中,我們是否能找到幾個維度,結合一些有價值的案例,使聯友們在以后階段的對聯文學實踐中自覺地進行突破性的嘗試呢?這里舉例性的講幾條,供大家參考。

(一)    題材拓展

       當代社會生活的豐富程度,應該說是遠超古人的。這為對聯文學的題材拓展提供了充分的條件。2016年“第三屆中國百詩百聯大賽”在長沙圓滿落幕。其中,鮑余華這次得了三等獎,他的作品是《題農民建筑工》 :

身離故土,頭頂新天,筑萬丈瓊樓,抓片白云揩苦累;

朝念妻兒,暮思父母,編幾行情語,發條短信報平安。

農民建筑工作為一個數量龐大的群體是改革開放以后形成的。為這樣的群體撰聯,歷史上肯定是沒有過的。此聯不但關注到了這個群體,更寫出了這個群體的心聲。我想這副對聯之所以能夠獲獎,其在題材拓展方面的大膽嘗試一定是與有力焉。甚至可以認為,這方面的意義超越了獲獎本身的意義。

(二)    主題升華

      中國近四十年的改革開放,首先是思想的解放。這種解放對于傳統文化既有沖擊,也是機遇。中西文化的交流、碰撞和融合,必然產生不同以往的思想,更何況,中、西方的文化思想都在不斷發展中。這為對聯文學創作主題在古人基礎上有所升華提供了源泉。“中國百詩百聯大賽”的獲獎作品中也有一個例子,這就是湖南株洲易庚山的作品《感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失事》:

       七英遽隕,悲歌自天外回旋,四海五洲,悲緒未因疆界隔;

       百折不撓,壯舉在人間傳頌,千難萬險,壯心仍向太空飛。

此聯關注的是本世紀初美國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失事這一事件。其題材是以往的對聯文學中沒有涉及過的。但更值得欽佩的是作者在主題表達方面的突破。從上聯“悲緒未因疆界隔”這句可知,作者是站在人類的高度來關注和悲嘆這次航天史上遭遇的重大挫折的。下聯“壯心仍向太空飛”則更將感情基調提升,表達出人類直面挫折、迎難而上的壯烈情懷。這樣的作品、這樣的情懷應該是值得當代聯壇給予更多關注的。

(三)風格和語體創新

      在中國傳統格律文學中,對聯是最晚成熟的品種。這使得對聯可以吸取其他各種文體的養料為我所用。在晚清時期,就已經形成了各種語體風格的對聯類型,詩味的、詞味的、曲味的、賦味的、古文味的,八股文味的,不一而足。五四新文化運動后,白話對聯又興盛起來。二十一世紀以后,隨著網絡媒體的發展,一些網絡聯家又進行了新的嘗試。在“白藏閣”和“對聯中國”等微信公眾號中曾刊登過一些風格和語體與傳統對聯完全不同的作品。如:

      紅楓沙沙作響,你跣足行來,終是個凄涼的過客;
      夜霧冉冉上升,誰鼓翼飛去,追隨著困倦的波瀾。

這是署名“孜孜”的網友的作品,題目是《秋思》。全聯呈現的是現代詩的風格。讓人嘆服的是,此聯竟然是完全的集句聯。集句的出處分別是:特拉克爾的《在秋天》;李金發的《溫柔》;歌德的《幸福的憧憬》;歌德的《中德四季晨昏雜詠》;拜斯的《流亡》;阿波里奈爾的《密臘波撟》。這樣風格的對聯也許不能成為對聯的主流,但誰能否定這種嘗試的意義呢?

(四)理論完善

    對聯文學理論的完善和拓展是當代對聯界最顯著的成就之一。梳理一下本世紀以來對聯理論方面的新成果可知,至少有下面的四個方面尤其具有開創性的意義。

       首先是創建對聯學科體系方面。其代表性著作是余德泉教授四十年研究對聯的集大成之著作《中華對聯通論》。以前,提起余教授的貢獻,對聯界矚目的多是他所總結的以“馬蹄韻”為核心的聲律規則。其實,余教授有更加宏大的理論構想,那就是要建立起對聯學科體系。縱觀中國文化史和文學史,還沒有一部理論著作以這樣的學術高度來結構全書,也沒有一部著作如此系統而深入地論述支撐起對聯學科體系的各個要素。例如,這部書中,余教授系統研究了對聯的寫作技巧,一共列舉了60多種技巧,每種技巧都結合實例進行了切實的分析,不但全面周至而且準確深入,可謂集古今對聯寫作技巧之大成,單是這個方面,恐怕就沒有其它著作,哪怕是專論對聯寫作的著作能與之相比。

      其次是對于對聯文體關鍵問題的深入探討方面。除了余教授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總結的以“馬蹄韻”為核心的對聯聲律規則,還有近十多年不斷深化的圍繞對仗展開的“詞性”、“對類”理論的爭論和研討。在這方面,湖南益陽的孫逐明的研究尤其深入,其成果已經得到了中國楹聯學會的重視。

      第三是從文藝學角度對于對聯進行研究的方面。比如中國楹聯學會劉太品副會長的一系列論文,以及河南李文鄭教授對于《對聯話》的研究、湖南任先大、魯曉川等等高校教師對于《楹聯叢話》的研究等等,都主要著眼于對聯的文學特質方面,這正是與以往研究對聯的語言學、文獻學不同的文藝學角度。而美籍華人蔡維忠于2011年出版的《動人兩行字》,從人生、心靈、語言、意象、風格諸方面來論述對聯文學,更是一部初具規模的對聯文藝學專著。

        第四是對聯文獻整理方面。2013年,湖南楹聯工作者歷時近二十年搜集資料的《湖南對聯大典》終于在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16年最值得關注的對聯典籍是《中國對聯集成》。這是中國楹聯學會集合全國及海外對聯工作者經過二十多年不斷積累,最終編纂完成的。這項工程的完成,在中國楹聯文獻整理方面,無疑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近幾年還誕生了不少微信公眾號,湖南省楹聯家協會創建的《湖湘楹聯》微信公眾號著重推出了一批楹聯名家名作,日益得到聯界關注。今后還要集中推出湖南楹聯的理論成果。對于網絡聯家的理論貢獻,還須這方面的有識之士進一步加以梳理和總結。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湘軍新時代

對聯分類

對聯知識

熱門對聯

相關對聯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