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知識對聯史話從劉韞良聯語窺貴州清末對聯文化氛圍

從劉韞良聯語窺貴州清末對聯文化氛圍

2018-03-21 19:28:16唐一笑黔人文藝 0條評論

貴州一代楹聯大家劉韞良留給后世過多待解的謎團,尤其他的身世,迄今尚撲朔迷離。筆者多年前便開始關注劉韞良,從多個角度欲向其靠近,聆聽他真實的聲音。最近重讀《壺隱齋聯語類編》,從另一個側面走進劉韞良。


眾所周知,對聯在宋前經歷了一個漫長的童年,宋元兩朝應是對聯的醞釀期,“對聯天子”朱元璋一聲令下,對聯脫胎換骨從少年進入成年,從此席卷大江南北。貴州地處西南邊陲,遠離文化發達的中原、燕趙、齊魯和江南,毗鄰的巴蜀、楚湘兩種鄰家文化能夠影響多少,也是一個抽象的調查考卷。可別忘了,貴州本漢人移民大省,當年江南的花燈戲能夠在貴州扎根,相信文化中下里巴人的對聯自然也能夠在貴州大地生根發芽。從劉韞良聯語里,我們不禁感嘆,貴州的對聯文化及其文化氛圍其實非但不弱而且濃醇,宛若國酒茅臺一樣的正宗地道。


誠然,劉韞良為數不少的關于貴州名勝古跡的聯作,不足以說明貴州清末對聯文化的整體情況,苛刻的一個層面,表明其人嗜好對聯,喜歡創作而已。但從《壺隱齋聯語類編》卷七開始,便可以看見貴州當時的社會意識形態了。


該聯著中洋洋可觀的題詠、酬贈類對聯,有劉韞良主動撰書后贈與他人的,有他人找上門來索取的,也有劉韞良閑暇之余寫給自己的。關鍵在第二種現象。身份有農、工、商、宦、儒、僧、道,對象有家人、親戚、朋友、師長、門生、晚輩等。其中有慕其名請第三者來索句的,所謂臭味相投者,劉韞良敬之;而附庸風雅者,劉韞良似乎又駁不下面子。有時更借題發揮,把人修理一番。如165頁《題贈香曇居士》:“佛法本空空,辟佛固非,佞佛尤非,佛心即在人心,勸爾何須將佛佞;仙傳原了了,修仙甚易,登仙更易,仙品迥殊凡品,看儂還可把仙登。”。自注曰:“居士重釋勤道,作此諷之”。假若居士沒文化品位,簡直在遭“劉太史”揶揄;假若居士品出其中味道,也只能當眾尷尬,啞巴吃黃連罷了。


劉韞良幼年曾經與朋友飲酒吟唱于某花園,獲得主人青睞。后來,該園主出外任官便一直沒有返回,卻致函劉韞良撰聯,劉題曰:“詩酒有余歡,更歌征桃葉,笛倚梅花,憶阿儂前身飛到;亭臺無俗韻,奈蝶夢尋春,鶯聲喚曉,問主人何日歸來?”(P142)


張鐵舟在陳氏教席,劉韞良代筆題陳氏黹經草堂:“最富讓山家,絕愛他金摘枇杷、珠炊薏苡;能文夸稚子,還學我詩吟芍藥、字肄芭蕉。”(P151)


了塵系貴州晚清著名高僧,擅詩文,與劉韞良友善,多種佛法活動由劉撰聯。如P168《題義粥所》、P174《了塵上人擊幽明鐘法壇》、P181《代了塵上人題戒堂》、P183《了塵禪友焚指祈雨代題經壇》、P186《題了塵禪友代黔消災全誦藏經經法壇》、P230《代了塵上人挽蔣提軍宗漢》等等。了塵乃一代儒僧,劉韞良亦一時名流,二人出面與配合,一則影響非凡,二則相得益彰。挽貴州提督蔣宗漢的對聯,系107言(214字)長聯,上聯追溯蔣的勛業及氣慨,下聯悼之動情,聯語雖長卻字字珠璣,容情義于其間而不落俗套,可謂鴻篇巨制,杰構佳作,為人稱頌。


晚清,慈禧太后壽典曾轟動全世界,作為清廷知名的貧困大省貴州,也不遺余力的大肆渲染。貴陽乃貴州首府,具有一定表率功效,尤引人矚目。光緒20年慈禧60大壽,據相關文獻記載,早在前兩年,便有臣子開始著手營造了。貴陽高調舉行慶典,省府縣三級聯袂打造,把一個不大不小的貴陽打扮得紅紅火火,一派繽紛景象。對聯作為一種喜慶的載體,這時候自然要表現個淋漓盡致。據不完全統計,劉韞良共創作127副壽聯,運用于貴陽城內外不同地方。聯語字數長短不等,創作手法不拘一格。一個顯著特征,多為鶴頂格。10年后慈禧的70大壽,貴陽仍舉行大型慶典,惜風光不再,明顯遜色許多。這次劉韞良撰聯9副,用于重大場所而已,未及10年前遍布大街小巷。數年后,光緒帝與西太后先后崩猝,貴陽筑起孝壇、經壇等隆重悼念,劉韞良受命再撰聯25副。圍繞慈禧的這三樁盛典,劉韞良可謂全盤負責題撰聯語,占盡風流。可想而知,假若沒有一定的文化氛圍和基礎,地方大小官員即使有心借助對聯烘托,也難以如此大張旗鼓。同時折射出慈禧的淫威所至。


無論壽誕、婚嫁慶賀,還是哀挽、題贈之類,《壺隱齋聯語類編》均令人目不暇給。不一一列舉。


在“唯女子與小人難養”的封建時代,女性無論生活還是行動均受過多限制,識字多為奢侈。據統計,解放前貴州女性受教育的比例不足10%;歷史上貴州女性能文工詩的屈指可數。兩項比例均明顯低于文化發達的江浙地區。但從劉韞良聯語里,不難感覺到清末貴陽“才女”不居少數。“女史”本官名,以后成為對知識女子的一種稱呼。劉韞良筆下,有直接稱呼為“女史”的“玉云女史”(P167);擅長詩文者,有P211提及的“楊宜人”;P218挽王氏女郎稱“女郎工詩善畫,才勝乃兄”;P219挽郎玉娟女郎亦說“善文詞,工書畫,兼善音律”;P221挽王宜人時道“宜人色美,工詩”;挽梅氏女郎引出一段傷感往事:“女郎美而慧,工詩。余回里續娶,有媒作合,將下玉鏡臺矣,詎為乃兄所阻,女郎旋以抑郁亡。其絕命詞和余原韻云:‘梅仙縱許稱佳偶,紅葉何從寄玉郎’。與余議婚時,有‘讓爾梅仙清更雅,天留佳偶待劉郎’之句也。”;P225代筆挽韓氏女郎道“女郎善畫”;P230《代內子挽其業師金貞女》注曰:貞女“學富而文優……著有詩文集……”;P236挽陸氏女郎稱“女郎工詞翰”。如此之眾,客觀說明貴陽為全省都會,人文薈萃,涌現的女詩人也較其他地區為多,一個側面驗證了眾所周知的以許秀貞為代表的“許家姑姪”,不過其中佼佼者而已。


明、清讀書人以四書為時文,科考涉及作詩,以聲韻作為啟蒙,所謂的“對對子”勢在必行。貴州在明清兩代,通過科舉考試創造了“七百進士、六千舉人、三鼎甲(狀元)、一探花”的驕人成績,以“萬馬如龍出貴州”之勢,令中原矚目。許多人對對聯情有獨鐘,且有一定建樹。眾所熟知的周漁璜、莫友芝、陳文政、司炳煃等均為其中杰出者。


對聯文化需要氛圍,也就是一定的群體,假如僅僅個別現象,無非鶴立雞群。從劉韞良的《壺隱齋聯語類編》中,我們不難看出對聯在貴州的影響力與群眾性:上至宦游入黔的封疆大吏(著名的如汪炳璈、李經羲等)。今天,我們游覽甲秀樓景區,即可欣賞到汪炳璈的一副對聯:“水從碧玉環中出;人在青蓮瓣里行。”本土楹聯家,有李元國、莫庭芝、陳文政、陳矩、司炳煃、任志清等,其中,陳文政所題貴陽圖云關道旁亭和通濟橋溪山一曲亭,兩副楹聯百余年來為世人所傳誦,聯語的文學性和藝術性獲得國內專家一致好評,成為國內名勝名佳聯。


    如果說向義的《貴山聯語》注重于省內山川聯語的搜集,以聯記人;那么,劉韞良的《壺隱齋聯語類編》就如實記錄下當時貴州尤其貴陽楹聯文化的民俗風貌和社會形態,為我們找到一條引以為豪的“貴州楹聯文化”的線索。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