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對

2009-07-28 16:29:03未知中國對聯網 0條評論

眾所周知,對聯一般要求上下聯內容要相關,配合要緊密。但有一種對聯,只講究上下聯字詞相對,至于內容則各講各的,絕不相干,使人產生奇譎難料,回味不盡的妙趣。這就是所謂的“無情對”。
  宋·龔明之《中吳紀聞》載,有一個姓葉的先生出聯:“雞冠花未放。”有人對:“狗尾草先生。”字詞相對,而意則各不相干。前句本為主謂句,表意為雞冠花尚未開放,而對句成了偏正結構句,“狗尾草”成了“先生”的定語,這就大大地嘲諷了葉先生。
  民國初年,重慶一酒家出“三星白蘭地”征求下聯。聯壇妙手各逞文思,紛紛應對,但老板總不滿意。其時郭沫若年紀尚輕,聞訊趕去,想到四川有一道名菜,正可與酒相對成聯,乃對下聯“五月黃梅天”。“五月”對“三星”,“黃梅天”對“白蘭地”,字字工整,可意思卻風馬牛不相及。
  傳說明成祖朱棣曾對文臣解縉說:“我有一上聯‘色難’,但就是想不出下聯。”解縉應聲答道:“容易。”朱棣說:“既說容易,你就對出下聯吧。”解縉說:“我不是對出來了嗎?”朱棣愣了半天,方恍然大悟。“色難”,即面有難色之意。“色”對“容”,“難”對“易”,實乃精巧之無情對。
  清末大臣張之洞,一日于北京陶然亭宴客,席中以對句佐興。一客以一句詩出上聯:“樹已千尋難縱斧。”張之洞作答:“果然一點不相干。”“果”對“樹”,乃物名;“一點”對“千尋”,皆量詞(古八尺為尋);“干”對“斧”,皆器物名(“干”是古代一種兵器)。上下句極是工整,但句意卻毫不相干,出人意表。后,張之洞出對:“陶然亭。”按常理下聯亦應對以地名,但工部侍郎李文田卻以人名為對:“張之洞。”“張”對“陶”,皆為姓;“之”對“然”,是虛詞;“洞”對“亭”,乃物名,字字成對而聯意又極“無情”,情趣卻也由此而生。因下聯對得精妙,眾人皆相視大笑。
  陸耳山,曾與紀曉嵐共同編撰《四庫全書》,某日出城訪友,歸途過四眼井休息飲馬,得上句“飲馬四眼井”,可就是對不出下句。他日跟紀曉嵐提起,紀曉嵐說你陸耳山本身便是好對,陸耳山不解,紀曉嵐便含笑對出下聯:“馱人陸耳山。”兩人大笑。
  清咸同年間名將陳海鵬解甲歸田,于新河養鴨。一次,客人來拜訪,他便以鴨招待。于是有好事者為之題聯:“欲吃新河鴨;須交陳海鵬。”陳海鵬去世,其孫承繼祖業,有人續上聯為之:“欲吃新河鴨子;須交陳海鵬孫。”兩副對聯皆是無情對。
  郁達夫某年游杭州西湖,至茶亭進餐,面對近水遙山,得上聯“三竺六橋九溪十八洞”,一時未得下句,適逢主人前來報帳,其食單賬目恰成下聯“一茶四碟二粉五千文”。
  以前,有位自稱厲害的人,出了一句上聯“公門桃李爭榮日”。一位學者則對“法國荷蘭比利時”。一言既出,場下立即哄堂大笑,那位自稱厲害的人頓時瞠目結舌,又有些莫名其妙。但轉念一想,又明了,會心一笑。從此,兩人成了朋友。原來這是對無情對。

【特性】
  無情對,大多為信手拈來,偶然得之,但絕非“拉郎配”、“亂點鴛鴦”所能成功,對句也必須有完整的意思,而且出其不意,方能妙趣橫生,卻又回味無窮。
  所謂的無情對又名羊角對,是晚清士大夫中興起的一種文字游戲。它的特征是要求字面對仗愈工整愈好,兩邊對的內容越隔得遠越好。還規定即興屬對,不能拖時間;比如上聯:三星白蘭地。下聯:五月黃梅天。其中字字相對,而且上聯指天氣,下聯指酒名,互不相干,是無情對的典范。相傳,為清代張之洞所創 。這種對聯形式,出句和對句各自成章,通過別解才能上下呼應。一天,張之洞在陶然亭會飲,以當時人的一句詩“樹已半尋休縱斧”為上句,張對之以“果然一點不相干”,另一人則對以“蕭何三策定安劉”。上下聯中“樹”、“果”、“蕭”皆草木類;“已”、“然”、“何”皆虛字;“半”、“一”、“三”皆數字;“尋”、“點”、“策”皆轉義為動詞;“休”“不”、“定”皆虛字;“縱”、“相”、“安”皆虛字;“斧”、“干”、“劉”則為古代兵器。尤其是張之洞的對句,以土語對詩句,更是不拘一格。

【要點】
  無情對必須有三個要點
  一、逐字相對;
  二、上下必須具備極強的歧義效果,以能讓人會心一笑或拍案叫絕為標準;
  三、大量采用借對法。
  第一要點如上所言,而象:
  上聯:欲解牢愁唯縱酒;
  下聯:興觀群怨不如詩。
  此聯雖然歷來被視為無情對,但我認為是一個意境聯,其中解對觀都是六十四卦卦名,牢中帶牛,群中帶羊,牛羊相對,這些都是采用了借對法,它在語氣、結構上呈聯結關系,是屬于流水對,不具備歧義關系,不具備第二要點,所以不能算是一個無情對,只是一個使用借對法的意境聯。如杜甫《巫峽敝廬奉贈侍御四舅》“行李淹吾舅,誅茅問老翁”,中的“行李”的“李”并不是桃李的“李”,但是詩人借用桃李的“李”的意義來與“茅”字作對仗,“行”也借用了“行走”的意義來和“誅”對仗。又如杜甫《曲江》“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古代八尺為尋,兩尋為常,所以借來對數目字“七十”。這些都是對仗中局部使用借對法,而不能因此便以此聯為無情對。
  而一些流傳比較廣的‘無情對’如:
  上聯:雄黃酒;
  下聯:牡丹煙。
  此聯是從古對:雄黃陣(京劇目);牡丹亭(書名)演變出來的;但我也認為不當列入無情對,因為他修改的歧義不強,上下呈聯結關系了,修改的效果很好,煙對酒的對仗比陣對亭工整多了,但一改歧義效果弱了,所以更接近于短語對或嵌名對;
  而第三要點是無情對的一個特色,每個無情對一般都應該具備。如:
  上聯:三星白蘭地;
  下聯:五月黃梅天;
  其中星在對聯中是等級單位,屬于量詞,對月則采用了他同時是天文名詞的異意;
  白蘭地在對聯中是譯名,應屬于擬聲詞,對黃梅天是分別采用了顏色、花卉、天文地理名詞的異意來對仗,都是屬于借對法。

【無情對的特點】
  無情對的特點,首先是對仗上面的工穩,何謂工穩,舉例說明:
  五月黃梅天,
  三星白蘭地。
  諸位請看,三對五,數字相對;星對月,天文相對;白對黃,顏色相對;蘭對梅,花卉相對;地對天,天文相對。可謂字字相對,工穩非常。
  無情對的另一特點,就是上下聯意思風馬牛不相及,再舉一例子:
  皓月一盤耳,
  紅星二鍋頭。
  這是最近在云心文秀中對的無情對,為云無心出岫的出句,“皓月一盤耳”,是一個感嘆句,意思為:皎潔的月亮,象一個圓盤一樣。到了對句,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解釋成:“紅色的星星象兩個鍋子里面的頭”的,只能用其原來的意思,就是一個品牌產品的名稱。
  上述的例子,是一個很極端的“風馬牛”,而無情對中,也有對句意思與出句能作牽強配合的,舉例說明:
  水發千支終入海,
  風流萬種盡歸天。
  下聯的意思,很明顯是嘲笑“風流人物”要“歸天”的,但若要強詞奪理的話,也未必是不能說得通:風無論怎樣的流動,最后還是要歸到天上去。
  由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得出怎樣的結論呢?大家不妨探討一下。

【無情對的創作】
  無情對的創作一般有以下幾種:
  1、反推論
  反推論,是指作者的創作思路從無情對的對句開始,通常是由一句俗語、熟語或成語等既有句子而反向尋求出句。比方說,云無心出岫的:同觀日落、皓月一盤耳,搜集資料的:甘地有緣涉足非洲,等等,均是屬于這類反推論的創作。這一類型的創作,通常作者會把后得的句子發表出來,和大家作一個愉快的交流,到最后有人能度出其心思了,便大可以報以哈哈一笑。所以我很遺憾當天一下子便把搜集資料的“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給對了出來,使之沒有了這一份享受。
  2、巧合
  巧合,是指出句者本無意求無情對的,但對句者在靈光一閃處把其對成無情對了,比方說,剛才的“風流萬種”句,就是這樣的情況。巧合的無情對,在質量上通常會比反推論的無情對稍微有所欠缺,越長的句子越能反映出這種差距,這點很正常的,因為長的句子,受到的限制會比短句子多。
  3、求句
  這在一些比賽中通常會看見,其中也偶然會發現有佳品,但同時也不得不注意幾個問題:
  一是出句者可能沒有考慮到無情對句存在的限制,是所有對仗中最多的,往往出了句而得不到好的對句,如某處比賽中的無情對出句:春江水暖鴨先知,應對者無數,但效果不甚佳,我曾想了許多種方法去應對,但都因為條件不足而不能完成。
  二是出句者自身對無情對的概念不甚了解,常常把產生歧義的對句作為出句,那么即使對句者對出了原句,總體效果已經沒有什么意思了,舉個例子:牙刷,一般就是指日用品,但在粵語里面卻有指人“飛揚跋扈”的意思,以“毛巾”作出句,對以“牙刷”,能讓人忍俊不禁,但若用“牙刷”作出句,對以“毛巾”,便覺得索然無味了。


【無情對的手法--借對】
  無情對為何通常會產生妙趣橫生的效果,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手法,就是借對。這里所說的借對,不是常見的借字(如清字借代青字,鴻雁的鴻字借代紅色的紅等),而是借義,從邏輯上講是偷換概念,如:
  細羽家禽磚后死,
  粗毛野獸石先生。
  又如:
  珍妃蘋果臉,
  瑞士葡萄牙。
  為何要“借”呢?概因無情對之所以“無情”,是其能產生歧義,而歧義的構成,是源于我國文字的精妙性,一些字(詞)具有多義性,即使是兩個組合相同的句子,也可能因意義不同而大相庭徑。這點,在外語上也會有一些,但從來沒有哪一種文化可以與漢字的精深奧妙匹敵。

【無情對手法在聯句中的運用】
  無情對,作為一種獨特的對子形式而獨樹一幟。我曾經作出過嘗試,就是在對聯里面加入無情對的成分--運用借對手法入聯。
  請先看此聯:
  鄉下采風,一架瓜棚遮北斗;[孤峰倨坐]
  山中避雨,半邊竹笠寄東坡。[御賜金牙]
  聯中的“山中避雨”對“鄉下采風”,便是用了借對的手法,“采風”,一般是指新聞、藝術工作者到鄉間去搜集、發掘資料,探究民間藝術;而避雨對采風,可謂是有點“風馬牛”的。同樣,“北斗”與“東坡”也是貌合神離的一對。但到探究聯意的時候,這對卻又可以成聯,因為半邊竹笠寄東坡,是有典可稽的,正是東坡居士體察民情的一段動人故事,遙寄東坡,正好與采風相互呼應。
[編輯本段]【無情對結構問題】
  可以說,無情對中的確常會因為偷換邏輯、借對等種種方法導致結構上的不同,但這點并不是絕對的。有此現象,但不是普遍或必須存在的,于是我們便不能說這是本質特性。《對聯》雜志2002.10月版里面也有一篇題為《無情對與借對》的文章,里面主要是從借對手法的角度去分析無情對,大體上包括:從形式分有:借義、借音,從類別分有借對使上下相差甚遠而成對的、借對使結構不同而成對的、借對使詞性不同而成對的、借對組合音節少的詞與音節多的詞巧妙成對的等等。
  用我們常用的詞語來說,就是導致產生歧義、導致結構不同、導致詞性不同、導致節奏不同。然而上述四種(或者更多)之中,除了第一種是無情對必須具備和產生的效果之外,其他三種都只是由于借對的原因而產生的與一般對聯要求的不一致,或許可以這樣說,是一種隸屬于借對前提下產生的改變,而不能被認定為一種本質特性。
  附一:
  另外一個說法:出句盡量無歧義。
  比如黃花與綠帽則出句應為黃花,若出句為有歧義的綠帽則無情之趣盡失。
  附二:余德泉所著《對聯通·(四)無情對》對無情對的論述:
  有一種所謂無情對,用《清稗類鈔·流水聯》中的話來說,就是“對聯僅對字面,而命意絕不相同者”,古人亦稱為“流水聯”,而與通常將一句話分成兩半說的所謂“流水對”即串對有別。這種對聯,只求上下聯的平仄與對仗相合,而不管內容上有無聯系。看該條所舉的例子:
  對聯僅對字面,而命意絕不相同者,世所謂流水聯者是也。如:
  木已半枯休縱斧;
  果然一點不相干。
  “干”對“斧”,以虛字作實字解矣,工絕。又有一聯曰:
  楊三已死無京丑;
  李二先生是漢奸。
  以“先生”對“已死”,至工。又:
  春眠末覺花心動;
  夏禮能言杞足征。
  欲解牢愁須縱酒;
  興觀群怨不離詩。
  亦工。又光緒時,天津富翁某嘗自擬上聯,囑人對之,句曰:
  三徑漸荒鴻印雪;
  兩江總督鹿傳霖。

無情對大全 
   所謂的無情對又名羊角對,是晚清士大夫中興起的一種文字游戲。它的特征是要求字面對仗愈工整愈好,兩邊對的內容越隔得遠越好。還規定即興屬對,不能拖時間;比如上聯:五月黃梅天。下聯:三星白蘭地。其中字字相對,而且上聯指天氣,下聯指酒名,互不相干,是無情對的典范。 
上聯:花已半尋休縱斧。 
下聯:果然一點不相干。 
下聯:蕭何三計定安劉。 
此聯為【清】張之洞所作。上聯為當時所傳吟一時的名句,下聯為張之洞所對。為一俗語。尤其下聯的意思象是解釋無情對的妙處一樣,其中字對字,且意思各不相干,實為天衣無縫。另一下聯為其幕僚所對。其中蕭和花都是植物,計和尋都是量詞,劉和斧都是古代兵器的名稱,所以也是無情對,一個無情對有兩個下聯實屬難得。


上聯:色難。 
下聯:容易。 
此聯相傳為【明】世祖和解縉所對。世祖曾言:“有一聯‘色難’著實難對。”解縉應口而答:“容易。”過了很久,世祖還不見解縉對上,于是問:“愛卿不是說容易嗎?怎么現在還沒對上?”解縉說:“臣方才不是已經對上了嗎。”原來那‘容易’就是下聯。世祖連聲稱妙。


上聯:觀音。 
下聯:流火。 
【清】時,有位吳學土,幼年時聰明過人。一次,他祖父帶他到觀音大上面前,祖父出一短聯云:觀音。吳學士對:流火。他祖父問他為何這樣對,他說:“音不可觀而觀,火不可流而流,取義相似而對。”意思是說,音只能聽,而不能觀,“觀、音”放在一起可以講得通;火只能燃,而不能流,“流、火”放在一起,自然民說得過去。下聯出自《詩經》七月流火。此對句真是妙趣橫生,不可多得。


上聯:花心。 
下聯:李耳。 
此聯上聯為一俗語,下聯為老子的原名。


上聯:鼻子。 
下聯:耳孫。 
上聯為人體一部位,下聯為人的輩份用語。


上聯:盤庚。 
下聯:箕子。 
此聯為【清】孟昭暹對曾國藩聯,因此聯而名噪一時。上聯為【商】王名,下聯為【商】紂兄。其中‘盤’和‘箕’都是器皿名,‘庚’和‘子’都是干支名。


上聯:王瓜; 
下聯:后稷。 
【清】朱竹垞幼時,于塾中習屬對,師出“王瓜”,朱對以“后稷”,師怒其所對不類,而服其所對工巧。王、后:君王、后妃。稷:五谷之一。

上聯:動武。 
下聯:挪威。 
上聯為一常用語,下聯為一國名。


上聯:青稞。 
下聯:丹麥。 
上聯為一植物名,下聯為一國名。


上聯:小丑。 
下聯:中午。


上聯:漢子。 
下聯:唐寅。 
下聯為【明】才子唐伯虎之名。


上聯:推拿。 
下聯:拖把。 
“推”與“拖”,“拿”與“把”均動詞相對。


上聯:回信; 
下聯:漢書。 
“回”對“漢”民族名相對,“信”對“書”,上聯為常用詞,下聯為古籍。


上聯:唐三彩; 
下聯:清一色。 
上聯為古工藝,下聯為麻將番目。“唐”對“清”朝代名相對。


上聯:響九宵。 
下聯:王八旦。 
清末京城名旦田際云,外號“響九霄”,又為“想九霄”,有人對以“忘八旦”,“王”、“忘”同音。可稱工力悉敵。


上聯:朱履申。 
下聯:綠帽子。 
某新科進士名朱履申,蓋合詩經中“福履綏之”、“福自天申”之意,竟有人以“綠帽子”與之相對,雖然天衣無縫,不過終究是有傷忠厚。


上聯:黃山谷。 
下聯:白水灘。 
上聯為北宋詩人,下聯為京劇折子戲。


上聯:黑天鵝。 
下聯:白日鼠。


上聯:喂金魚。 
下聯:啄木鳥。 
下聯:釣金龜。 
《釣金龜》:京劇名。


上聯:牛僧儒。 
下聯:馬道婆。 
牛僧儒乃唐代人物,馬道婆為《紅樓夢》人名。


上聯:雄黃陣。 
下聯:牡丹亭。 
此聯上聯為一戲曲名,下聯一書目。其中雄對牡(牛馬之畜母者為‘牡’);黃對丹都是顏色;陣對亭都是人工建筑。


上聯:高心夔。

 
   下聯:矮腳虎。 
此聯為【清】咸豐吳縣知縣高心夔舉行童試,有人學贊禮高喊:“高心夔。”一個童生應聲:“何不對《水滸》中的矮腳虎。”高心夔聽了不但不生氣,還連聲贊好。


上聯:陶然亭。 
下聯:張之洞。 
此聯為【清】張之洞在陶然亭會飲,命以亭名作無情對,工部侍郎李文田則說:“若要無情,非閣下姓名莫屬。”對仗十分工整。


上聯:張香濤。 
下聯:開臭溝。 
此聯和上聯同時而做,張之洞字香濤,以俗語而對。


上聯:豬北竇。 
下聯:蔡西灣。 
此聯為【清末】何淡如與其師蔡西灣一同出游到一個名叫‘豬北竇’的地方去。途中無聊,蔡西灣即以對對子作為消遣。他‘豬北竇’為上聯。何淡如即答道:‘蔡西灣。’蔡西灣一聽,啞然失笑,因為沒想到何淡如會用自己的名字作答。細一想,他連連夸贊何淡如對得好。因為‘豬’的諧音是‘朱’,‘朱’也是一姓,正與‘蔡’相對。‘北’和‘西’都是方位詞,也相當。‘竇’是‘洞’的意思,正與‘灣’對仗。以人名對地名,對得如此工整又如此滑稽,實在難得。


上聯:搖錢樹。 
下聯:打金枝。 
上聯為一俗語;下聯為一戲曲名。


上聯:喬國老。 
下聯:石家莊。 
此聯中上聯為【三國】人物;下聯為一地名。老對莊是以老子對莊子。


上聯:烏拉布; 
下聯:蠶吐絲。 
此聯為常江所作。上聯為【清代】人名,下聯為一日常用語。


上聯:狗尾草。 
下聯:牛皮蘚。 
此聯中上聯為一植物;下聯為一皮膚病。


上聯:皮背心。 
原對:血牙嘴。 
吾聯:腳趾頭。 
此聯為【清】紀昀所作。上聯皮背心為一物,而且皮、背、心各是人體部位。原對的血牙嘴是指紀昀口中叼的煙斗。牙嘴是煙斗的別稱,血是指煙斗的顏色。


上聯:牛得草。 
下聯:馬拉松。 
此聯上聯為【現代】作家名;下聯為奧運會比賽項目。


上聯:麒麟客。 
下聯:馬鴻賓。 
此聯上聯為一俗詞;下聯為【民國時】人。


上聯:冰汽水。 
原對:米粉糕。 
吾聯:小長老。 
此聯原對好像是‘木炭灰’。上聯‘冰汽水’為一物。且冰汽水三字各指水的三種物理狀態:固態為冰;液態為水;氣態為汽。而我所對的小長老字面是指小和尚,而三字分別是人生長的三個時期:童年曰小;壯年曰長;晚年曰老。哈哈哈!


上聯:孫行者。 
原對:祖沖之。 
下聯:韓退之。 
下聯:胡適之。 
吾聯:王引之。 
新聯:李默然。 
此聯為【近代】陳寅恪所出。第一個是祖沖之為【南北朝】時的天文學家。胡適之所對,其中祖對孫;沖、退、適、引對行;皆步履行退之動詞。者和之俱為虛詞。第二個為陳寅恪先生的學生所對。韓退之為【唐】文豪韓愈的表字。出自蘇軾詩‘前生恐是盧行者,后學過呼韓退之。’在這里‘韓盧’為犬名所以更妙。而韓對孫則只能說是同是姓。第三個胡適之為【近代】文學家。陳庚恪先生原對。因胡孫即猢猻,所以也很不錯。第四個的王引之為【清】學者,著有《經傳釋詞》,想深入了解古文的人值得看看。只是四個尾字皆用‘之’此虛詞,顯的有點千篇一律。新聯的李默然為【近代】表演藝術家。以然而對可謂佳句。


上聯:笑面虎; 
下聯:磕頭蟲。 
笑面虎:面善心狠之人;磕頭蟲:舊時對小官的謔稱。


上聯:籍忠寅; 
下聯:書呆子。 
上聯為【民國】人名,下聯為熟語。寅、子:地支名。


上聯:滾雪球。 
下聯:流水線。


上聯:公孫策。 
下聯:婆娘騷。 
策對騷,均為文體。公孫策為《包龍圖演義》里包拯的軍師。


上聯:鬼見愁; 
下聯:神經病。


上聯:我乃鬼見愁; 
下聯:你是神經病。 
此聯是無情改上聯而做。


上聯:風情萬種。 
下聯:光緒十年。 
此聯原為‘風情’對‘光緒’。無情改之。


上聯:富士膠卷。 
下聯:貧僧糊涂。


上聯:月末老灌水。

殘紅亂舞 
   下聯:日本新加坡。


上聯:鴉片煙鬼; 
下聯:燕窩糖精。


上聯:白虹貫日; 
下聯:金雞納霜。 
上聯為成語,下聯為西藥名。


上聯:白手起家; 
下聯:赤心報國。


上聯:千手觀音。 
下聯:眾口相聲。


上聯:甲子巡檢; 
下聯:丙妹縣丞。 
此聯為【清】林怙瞻所作。甲子:廣東陸豐巡檢名;丙妹:貴州永從縣丞名。


上聯:額勒和布。 
下聯:腰系戰裙。 
1884年,中法之戰,清廷求和,并更換軍樞,軍機大臣名叫額勒和布。其中‘額勒和布’又可以理解為額頭掛上求和的白布旗。


上聯:呂洞賓館。 
下聯:姜子牙醫。 
此聯為【清】吳進三過呂洞時友人指著一家賓館而出此上聯,進三走了不久便指著一姓姜的牙醫診所而對出下聯。上聯嵌八仙之呂洞賓之名,下聯嵌【周】太公望之名。


上聯:得大解脫。 
下聯:占小便宜。 
此聯得上聯為一佛家語,下聯為一俗語。其妙處在所嵌二、三兩字的含義。


上聯:資治通鑒; 
下聯:物理透鏡。 
此聯上聯為古籍名,下聯為科學用具。第一字合為“物資”,二字合為“治理”。鑒是鏡的古稱。


上聯:伊索古籍; 
下聯:彼得前書。 
上聯為西方古典名著《伊索寓言》的別名,下聯為《圣經》的篇目。“伊”對“彼”都人稱代詞,“索”對“得”都動詞。


上聯:乃武歸天。 
下聯:斯文掃地。 
上聯指《楊乃武與小白菜》中楊乃武之事;下聯為成語。


上聯:恩來立志。 
下聯:馬到成功。 
上聯指周恩來幼時立志圖強的軼事。下聯為成語。以“馬克思”的“馬”與“恩格斯”的“恩”相對,與古對“喬國老”對“石家莊”中的“老(子)”與“莊(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上聯:珍妃蘋果臉; 
下聯:瑞士葡萄牙。 
此聯相傳為【清】光緒帝和珍妃所對。珍妃人長的比較豐腴,所以光緒帝講她蘋果臉;珍妃則以兩國名相對。珍、瑞同是祥稱,妃、士是人稱,蘋果、葡萄皆水果,臉、牙是人體部位。無情以為珍妃如未早夭,可謂人中柳如是。


上聯:五品天青褂。 
下聯:六味地黃丸。 
【清】蘇州某人陳見三,先曾為藥商,后出錢捐得個同知。每逢年節喜慶之日,他便穿上五品官服,甚為得意。一日在筵席上,陳與某人高論,乃指自身官服以上聯求對。那人知其曾為藥商,乃戲以下聯諷之,譏其雖著官服,實為藥商,不懂文雅。


上聯:神妙烏須藥。 
下聯:祖傳狗皮膏。 
此聯為紀曉嵐為【清代】北京街市撰招牌對。


上聯:庭前花始放。 
下聯:閣下李先生。 
此聯為【明】李東陽應作。


上聯:雞冠花未放。 
下聯:狗頭葉先生。 
【宋】龔明之《中吳紀聞》載:有葉先生出聯:雞冠花未放;有人對:狗頭葉先生。字詞相對,而意則各不相干。前句本為主謂句,表意為雞冠花尚未開放,而對句成了偏正結構句,狗頭成了葉先生的外號,與葉先生開了個玩笑。


上聯:有客如擒虎。 
下聯:無錢請退之。 
韓擒虎:【隋朝】大將軍;韓退之:【唐朝】文學家韓愈的字。為諷刺客店聯。


上聯:鱔血黃泥地。 
下聯:羊脂白玉天。 
此聯為【明】黃韋所作。只是我一直看不懂妙在那里?


上聯:白月照詩人; 
下聯:黑風吹酒鬼。


上聯:梅香春意動; 
下聯:杜老壯心衰。 
【清】羅士琳做。梅香:代指丫環;杜:棠梨的別稱,借指杜甫。


上聯:秋練長江白; 
下聯:夏布短海青。 
海青:一種衣物。


上聯:烏拉喜崇阿; 
下聯:鴻飛遵遠渚。 
上聯為【清代】人名,下聯為古詩句。崇阿:高山的意思。


上聯:飲馬四眼井; 
下聯:馱人陸耳山。 
【清】陸耳山(即與紀昀同修《四庫全書》之陸錫熊)出城訪友,歸途過四眼井休息飲馬,得上句,一時未曾得對。某日跟紀昀提起,紀言陸本身便是好對,陸不解,紀含笑對出下聯,兩人大笑。


殘紅亂舞 
   下聯:仙人李長庚。 
李長庚為【漢】仙人,即太白金星。非【唐代】李白。


上聯:中國捷克日本。 
下聯:南京重慶成都。 
此聯為抗戰勝利所作。上聯為三個國名組成,下聯為三個都市組成。并巧妙的體現了全國人民抗戰勝利的喜悅之情。應該屬于無情對和妙趣聯之中。


上聯:四川重慶成都。 
下聯:江西瑞金興國。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在一次盛大的宴會上,國民黨一名官員指著陳毅要對對子。陳毅答應了。那人出了此上聯。此聯的含意為‘四川的重慶成了首都(當時國民黨已遷都重慶了)’陳毅略一思索,很快對下聯:江西瑞金興國。這下聯的意思是:江西的瑞金將復興中國。江西瑞金曾是中國工農紅軍的根據地和蘇維埃政府中央所在地。陳毅此聯一出,滿座皆驚,友好人士連聲叫好。


上聯:四川成都,重慶新中國; 
下聯:三島歸化,永寧太平洋。 
日本投降后《重慶日報》征聯。


上聯:賜同進士出身。 
下聯:替如夫人洗腳。 
此聯為【清】曾國藩和其夫人所對。上聯指封誥,曾國藩為賜同進士出身;下聯為其夫人隨口所對。但字字相對,其中妙趣各位須眉當深有心得。


上聯:欲吃新河鴨; 
下聯:須交陳海鵬。 
上聯:欲吃新河鴨子; 
下聯:須交陳海鵬孫。 
陳海鵬字程初,【清季】以提督練兵居長沙。其地鄰近湘江,引水辟為內河,稱為新河。水濱養鴨甚多,肥美無比,陳家廚子又擅制鴨饌,時人曾撰聯:‘欲吃新河鴨,須交陳海鵬。’相戲。陳海鵬去世后,其孫承繼祖業,有人續上聯戲之。


上聯:黃昏我便思依汝。 
下聯:白晝公然敢殺人。 
此聯不僅為無情對,而且是詩鐘體聯。所謂詩鐘體即除聯意外又可影射一物,類似謎聯。但要求每句皆為七字。此聯上聯指枕頭,下聯指劊子手。


上聯:那天有諾重千斤。 
下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上下聯皆為俗語。


上聯:兩臺電腦接磁盤; 
下聯:一片冰心在玉壺。 
此聯上聯為電腦店廣告;下聯為王維詩句。


上聯:細羽家禽磚后死。 
下聯:粗毛野獸石先生。 
此聯為【清】李調元年幼時和其啟蒙老師石先生所對。


上聯:楊三已死無蘇丑。 
下聯:李二先生是漢奸。 
此聯為【清末】京劇名角楊三因演的劇內諷刺了李鴻章而遭李迫害而死。上聯表達了對清末京劇名丑楊三逝世的痛惋之情,下聯應是對李鴻章(行二,故稱李二)的一種批評。


上聯:劉玉樹小住芙蓉庵。 
下聯:潘金蓮大鬧葡萄架。 
此聯為【清】乾隆年間狀元劉玉樹去拜訪房師紀昀,紀昀隨口問了句客氣話問他住那。劉玉樹答:“學生現在小住芙蓉庵。”紀昀聽了大笑而退入后堂,并令送客。劉玉樹莫名其妙。第二天再往拜客是才知道紀昀當時撰成此聯!下聯為《金瓶梅》里的一回目錄。


上聯:有酒不防邀月吟。 
下聯:無錢那得食云吞。 
此聯中云吞是一食品,既餛飩,又稱扁肉、扁食。


上聯:園中陣陣催風雨。 
下聯:席上常常撒酒瘋。


上聯:公門桃李爭榮日。 
下聯:德國荷蘭比利時。 
此聯為【清末】何淡如所作。


上聯:翻身不忘共產黨; 
下聯:吃喝全靠秦始皇。 
某人戲題臨潼以兵馬俑興旅游業。


上聯:鼠眼蛇頭賣菜仔; 
下聯:雞毛豬鬃換花生。 
【清末】才子何淡如有一次和他的老師去趕集,看到一個賣菜的小販,正東張西望,覺得可笑,就隨口吟了上聯。何淡如環顧四周,觸景生情對出了下聯。 
注:雞毛豬鬃換花生是指古時有人以花生換取雞毛豬鬃做筆的材料,如現在游街串巷收購破爛一樣。


上聯:春眠未覺花心動。 
下聯:夏禮能言杞足征。 
此聯上聯為古詩,下聯出自《春秋》。


上聯:論功還欲請長纓。 
下聯:怕熱最宜穿短褲。 
此上聯出自【唐】祖詠《望薊門》。


上聯:風飄萬點正愁人。 
下聯:水緊一聲齊走鬼。 
此上聯出自【唐】杜甫《曲江》二首之一。下聯的‘水緊’為黑道用語,‘快跑’的意思。所以下聯的意思是:老大喊一聲水緊就全跑光了。


上聯:徒令上將揮神筆。 
下聯:慣見霸王搭電車。 
此上聯出自【唐】李商隱《籌筆驛》。下聯指香港的一個現象,指:經常有人不付錢白搭地鐵(霸王車)。


上聯:白日放歌須縱酒。 
下聯:黑夜跳舞好揩油。 
此上聯出自【唐】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上聯:太子洗馬高乘魚。 
下聯:皇后騎牛低釣鱉。 
《古今譚概》載,關懈其貌不揚。為推官時,一次過南徐(今鎮江)。見一穿大紅衣服的高官伸開腳坐著,有些傲慢的樣子。關很有禮貌地上前相問。回答說,他是:“太子洗馬高乘魚。”過了好久,高乘魚回過頭來問關。關答到,他是:“皇后騎牛低釣鱉。”高乘魚驚駭,問是何官。關笑著說:“不是什么官,不過是想與您的話對得真切罷了。”


上聯:五風十雨梅黃節。 
下聯:二水三山李白詩。


上聯:讀書上下何千年。 
下聯:混帳東西王八蛋。


上聯:太極兩儀生四象。 
下聯:春宵一刻值千金。 
此聯相傳為一道士娶妻時所撰。


上聯:頭上有情飄翠羽。 
下聯:胸中無策退紅毛。 
此聯為鴉片戰爭諷捐官而作。


上聯:岑春萱拜陸鳳石。 
下聯:川冬菜炒山雞絲。 
此聯為【清末】上海有人出聯征對,許弼丞屬對。上聯里的岑春萱是【民國時】的護法軍政府首席總裁;陸鳳石是宣統二年內閣大學士。下聯是一道菜。


上聯:五月黃梅天。 
下聯:三星白蘭地。 
此聯為【民國】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闿在督軍任內,有次在‘玉樓東酒家’大宴賓客,觥籌交錯,酒菜羅列。席間一幕僚在斟酒之際,指著手中酒瓶說:“這是一瓶法國名酒‘三星白蘭地’,愿諸公屬對”。席間沉默了幾分鐘,無人開口。譚忽然站起來說:“我想了一名‘四月黃梅天’,未知妥否?”諸人一琢磨,無不點頭嘆服。


上聯:雞絲湯。 
下聯:虎骨酒。 
接著又上了一碗“雞絲湯”,有人提議再續一對,譚延闿信手指著旁邊另一瓶酒說:“還是以酒相對,‘虎骨酒’,大家拍手叫絕。


上聯:雞絲火。 
下聯:鴉片煙。 
有位【清朝】遺老去謁見譚,談到長沙著名面館‘甘長順’,新上市一種面碼子叫‘雞絲火’,就是用雞絲配火腿絲,味道鮮美異常。譚延闿聽后說:“若要湊無情對,可對‘鴉片煙’”。來客擊掌叫絕。


上聯:欲慰蒼生須作雨。 
下聯:相思黃疸急驚風。 
譚延闿有次與幕僚游山,幕僚出了二個無情對想難倒譚,但都被譚出奇制勝,對得天衣無縫。第一對是出的古詩:‘欲慰蒼生須作雨’,譚對的是:‘相思黃疸急驚風’。用3種病名,真是想入非非。


上聯:好馬不吃回頭草。 
下聯:宮鶯銜出上林花。 
此聯為第二個無情對,上聯是俗諺:‘好馬不吃回頭草’,譚卻對了一句現成古詩:‘宮鶯銜出上林花’。


上聯:三徑漸荒鴻印雪; 
下聯:兩江總督鹿傳霖。 
此聯為【清代】天津某富翁重賞征對,最后一無情對獲得第一名。三徑:指歸隱后所住的田園。


上聯:士農工(宮)商角徴羽。 
下聯:寒熱溫涼(良)恭儉讓。 
吾聯:鋁銅金鉬(木)水火土。 
此聯也是一奇聯。上聯分兩部分:士農工商;宮商角徴羽。前為四業,后為五音,而有一個字重復,一個字諧音。原對寒熱溫涼為四覺,溫良恭儉讓為君子的五種德行。我的鋁銅金鉬為四種金屬,金木水火土為五行。


上聯:三竺六橋九溪十八澗。 
下聯:一茶四碟二粉五千文。 
此聯為郁達夫某年游杭州西湖,至茶亭進餐,面對近水遙山,餐罷得此上聯,一時未得對句。適逢主人報帳曰:“一茶四碟二粉五千文。”達夫以為主人是說對句,經交談,不禁大笑。三竺:指上、中、下竺;六橋:指蘇堤上映波橋、鎖瀾橋、望山橋、壓堤橋、東浦橋和跨虹橋六座橋:九溪:在煙霞嶺西南:十八澗:在龍井之西。


上聯:精裱唐宋元明古今名人字畫。 
下聯:揀選云貴川廣生熟道地藥材。 
此聯為【清】紀昀和友人同游玻璃廠,見一家裱糊店門口所懸招牌;朋友戲請他對個下聯。他稍加思索,就告訴朋友西單某藥店的招牌恰可為對。朋友過去一看,果然天作之合。 
 

上聯:米市胡同藏書三萬卷; 
下聯:戶部主事補缺一千年。 
此聯為李慈銘自題門聯。


上聯:一匹三青緞; 
下聯:六味地黃丸。 
有醫生自夸善于屬對,適逢一達官用緞裁衣,達官出對,醫者屬對,達官大喜,款待于內院,又連出兩聯,醫者均以無情對對之。其它兩聯分別見下。


上聯:避暑最宜深竹院; 
下聯:傷寒莫妙小柴胡。 
醫生對達官第二聯。


上聯:玫瑰花開,香飄七八九里; 
下聯:梧桐子大,日服五六十丸。 
此又有謂乃醫師與其徒弟對者,其二、三聯分別為: 
   避暑最宜淡竹葉; 
   傷寒尤妙小柴胡。

   金銀花開,香飄七八九里; 
   梧桐子大,日服五六十丸。


上聯:獨角獸。 
下聯:比目魚。 
此聯還有其他一些下聯:獨臂人、三腳貓、九尾狐、但還是原對好。因為比和獨都有數的性質,而不是數字。


上聯:李榨汁后成果脯。 
下聯:張打油先生花心。 
此聯為地藏所作,張打油亦為一網友名。


上聯:鳥巢已覆無完卵。 
下聯:燕壘先生是壞蛋。 
此聯亦為地藏所作。


上聯:天生少女如花貌。 
下聯:地藏大師有色心。 
此聯為燕壘回地藏之聯。


上聯:天賜我佳麗。 
下聯:地藏你好美。 
此聯豌豆所作。


上聯:莼鱸丹心向著黨。 
下聯:龜鱉丸腎虛之方。 
此聯為莼鱸所作。


上聯:推車老頭五保戶; 
下聯:宰相家人七品官。 
此聯為某宰相家人平日仗勢欺人,有人乘與宰相對句時進諫,宰相乃逐之。原句為:屋檐水滴三分雨;無情竊以為不工而改之。車、相:象棋子。


上聯:風梳玉柳千絲發。 
下聯:水煮白菜兩毛錢。


上聯:九鼎關山千秋史。 
下聯:一壺開水兩毛錢。 
此聯為無情見上聯以大學時向門房買開水之事而作。


上聯:天地不仁,視萬物為芻狗。 
下聯:祖宗無德,遺諸位似蠢豬。 
此聯為一日有人集《老子》出聯,無情故無情對之。哈哈哈!


上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吾道一以貫之。 
下聯:好吃酗酒賭錢嫖女人,爾德四者俱備。 
此聯上聯出自《論語》,是古時儒家的思想政治原則,無情戲對。


上聯:樹畔花醉客。 
下聯:木下藤吉郎。 
此聯為無情所創。上聯為一古詩。下聯為日本【戰國】時太閣豐臣秀吉的原名。


上聯:抽水馬桶。 
下聯:氽湯魚丸。 
此聯上聯為雪柔Zirow所出,無情應對。下聯為福州洋洽的風味小吃。


上聯:文心雕龍。 
下聯:武松打虎。 
此聯的上聯為一古典名著,【漢】劉勰所著,亦為無情以前在oicq所開的房名。下聯為一典故,松和心只對上詞性,還不略欠無情對的要求。


上聯:黔河烏江皆黑水。 
下聯:素園雪山齊白石。 
此聯亦無情所創。上聯黔河、烏江、黑水皆河名;下聯韋素園(巖)、白雪山、齊白石全人名。


上聯:蜀道難。 
下聯:白居易。 
此聯中‘蜀’和‘白’皆【春秋時】國名;‘道’和‘居’都是建筑物。無情所作。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無情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