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知識對聯創作人物聯創作手法淺談

人物聯創作手法淺談

2019-10-10 22:04:27張帆(無字)荊楚聯壇 0條評論

     眾所周知,清聯是對聯藝術的巔峰,開拓出題署、慶賀、哀挽、雜綴諸類題材,而當代聯人在傳承前人的基礎上,又開拓出詠物、人物、時事、題圖等類題材,頗有蘇東坡開拓詞章之功。話說回來,正因為前人沒有人物聯,相關的只有贈、賀、挽聯,或祠堂、住宅等建筑物題署,具體到人物聯應該如何創作,值得深思。

      所謂人物聯,顧名思義就是寫人物,既然寫人物就先從人物說起。一般情況下,一個社會人通常有多重身份、多重性格、多種經歷,比如是父親也是兒子、丈夫,是職員也是球迷、文青或網蟲,會勇敢會懦弱會沉穩也會暴走,有得意有失意有疲憊有激情,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壞人,大多數時候是不好不壞的人。人物是立體的,而不是平面的,一個殺人狂可能同時是孝子,一個詐騙犯可能也是個多情種。人物自身有很多角度,旁觀人物也有很多角度,這就能夠出現多種感慨,正是不同感慨之間的踫撞才會有精彩紛呈。寫人物不可能面面俱到,也沒必要去寫盡他的一生,一味去蓋棺定論,只取某些片段、時刻、閃光點等亦無不可,從歷史評價、生平、成就寫當然沒問題,只是這樣往往人云亦云,類似人物說明書,容易臉譜化符號化公式化;寫人物的內心世界、情感經歷等也是一種方法,可以寫出他的得意、彷徨、無奈、隱忍、掙扎等等。寫聯就是寫作者自己的三觀,但是每個人的三觀都不同,抵制相對邪惡的三觀很有必要性的,抵制負能量也沒毛病,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就非得所謂的“持論公允”,有時候作者到底有沒有論還不一定呢,有時候是借人物這個酒杯澆自己的塊壘,那又何必咄咄逼人必須“持論公允”,再說所謂的持論公允就是人云亦云,所以不能局限于人物聯只能作蓋棺定論,不然容易出現一邊倒的情況,味同嚼蠟。現在很容易看到,寫正面人物就胡吹亂舔,寫反面人物就日爹罵娘,這就是后遺癥,一旦只注重道德衡量而恨屋及烏,司馬相如就只能淪落為一無是處的渣男。思維盡量避免固化,表達盡量避免單一,大處著眼不妨礙小處入手,無論哪種情況,只要有一點打動了自己,就可以把這點寫出來,這不意味著有失偏頗,而是這一點觸動了自己內心的柔軟。

      與其他題材一樣,人物聯也能運用拉人、用典等創作技巧,這里就不一一論述了,本文只從立意角度上簡單分析幾種手法,為大家提供一點思路。

    

1、正面評價法

    李商隱  乘風

    命如飄絮,官若轉蓬,二十年牛李之中,淄上浮沉一桃梗;

    氣襲少陵,骨承庾信,卅六體宋明以后,世間俯仰幾詩人。

      從人物生平和成就方面進行總體概況,作出正面評價的蓋棺定論,幾乎面面俱到,除了考驗作者的概況能力和評價能力外,更考驗作者的文筆,畢竟這種寫法在立意和角度上難以出新,只有通過深厚的筆力才能讓人印象深刻。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正面評價法總體概況了人物生平和成就等諸多方面,難免與挽聯有共通之處,要特別注意與挽聯區分開來,文字可以有感慨哀思的情緒,但文章落腳點不能歸結到哀挽上面。

    挽塔齊布  彭玉麟

    謚并武鄉侯,湘鄂戰功青史在;

    壽同岳少保,古今名將白頭稀。

       

2、翻案法(反面評價法)

      翻案是人物聯的慣用手法,較能體現作者的獨特眼光和思考能力,往往先聲奪人而讓人印象深刻,但非常考驗作者的歷史功底和嘴皮子功夫,一旦處理不好就會被指責為劍走偏鋒、嘩眾取寵、為翻案而強行翻案,甚至上綱上線到是非不分、三觀不正。如果與正面評價法作區分的話,翻案可以稱之為反面評價法,目的是推翻人物在大眾心里的固定形象。翻案的角度有兩種,翻主人公的案或翻評論家的案,后一種角度可以不去正面評價人物本身,只從側面入手發力,反而因為不涉及大眾對主人公的主流看法往往更容易被大眾接受。

    ①直接翻案

     曹操  老雨

     我公乃不世出之雄,政余偶作四言詩,獨承風雅;

     人力有不可及之事,天令未成一統業,豈在孫劉。

      也許是《三國演義》影響力太大,很多戲曲和影視劇都把曹操作為反面人物,白臉奸臣幾乎達成共識。此聯直接為曹操洗白,上聯先定下英雄基調,下聯繼續以天時地利為其功虧一簣婉轉洗白,徹底推翻蓋棺定論的奸臣形象,字里行間整體始終圍繞主人公做文章。

    ②間接翻案

    王昭君  陸天泓

    騷情何必多,比大漠中原,小女子自知冷暖;

    頌論直須少,使高居遠定,上將軍豈讓琵琶。

     此聯并未針對王昭君作直接評價,也沒推翻她個人形象,甚至并未圍繞主人公本身,而是批判歷朝歷代歌頌和親的主旋律腔調,間接推翻一種共識。聯想漢武帝“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真是犀利到讓人無語。


3、旁敲側擊法

    張之洞  無字

    廠礦嘗有所益戎馬,學堂嘗有所助經綸,國運奈衰危,公死之時唯涕淚;

    維新則無以遏民權,守舊則無以御敵辱,天恩惶浩蕩,人生何處不牢籠。

      如果說人物生平和成就方面屬于外在,那么人物的內心世界就屬于內在,挖掘人物的內心和情感也很有意義,特別是當人物經歷比較復雜、善惡不易界定而影響力又巨大時,旁敲側擊主人公的精神世界能夠很好的避免對人物進行比較膚淺的評價或定性。其實孔子就創造出“春秋筆法”來避免一些是非,只在文章的記敘之中表現出作者的思想傾向,而不通過議論性文辭表達出來思想主張。

      上聯簡單陳述人物生平一二,沒做定性評價,下聯著重寫人物內心掙扎,沒做定性評價。風云人物張之洞都難免捉襟見肘,何況我等蕓蕓眾生,所以捕捉人物的內心和情感更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


4、澆塊壘法

    張良  懷抱昆侖  

    真英雄必應命方生,故可以博浪金錐,授書黃石;

    今世道尤沉疴不振,問如何薦吾赤子,翼彼青云。

      顯然此聯只以“英雄應命而生”對主人公作簡單論述,真正目的是對當今社會沉疴作出批判,上聯虛晃一槍,下聯可見一斑。作者借主人公這個酒杯澆自己的塊壘,出發點已經不是人物而是社會。這種寫法要注意酒杯與塊壘間的緊密聯系性,塊壘要澆的有邏輯性、有說服力,否則任何人物或事件都不管不顧的澆塊壘,難免牽強附會。


5、抽象寫意法

    簫紅  花雕

    世予羈鎖,天予柔情,瞬息芳年,流于齒舌;

    人之文章,吾之淚血,清寒長夜,吐到凋零。

      前面四法無論是正是反、主內主外、重人重世,總的來說都還算具象,此聯則比較抽象,人物生平云云一筆帶過,側重寫意,遺貌取神,著重渲染一種氣息和氛圍,文風抽象,近乎朦朧詩,或類似“印象派”畫風。這種寫法不僅要求意境好,還要求吐屬風格拿捏準確,不能表達成題署或酬贈。

    新都桂湖楊升庵祠  鐘樹梁

    對湖水而仰前賢,遺我清芬,六月荷花八月桂;

    望滇云還傷遠戍,著書邊徼,一重樓閣萬重山。

    

    贈梅之影  莫非

    孤成此影偏宜月;

    瘦到無花只有香。


     時間倉促加上水平有限,網上和手頭也找不到現成的范文參考,只好把自己個人的一點心得體會拼湊起來,聊博一笑,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人物聯創作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