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知識對聯創作【視頻】十分鐘奇趣對聯說 | 柒 · 擬聲聯:咕咚來了

【視頻】十分鐘奇趣對聯說 | 柒 · 擬聲聯:咕咚來了

2019-06-24 22:44:44金銳何愁白藏閣 0條評論

這一期給大家講述擬聲對聯。


點擊查看:十分鐘奇趣對聯說 | 柒 · 擬聲聯:咕咚來了


不知大家小學時是否學過這樣一篇課文,題目叫《咕咚來了》。說是湖邊有一棵樹,樹上結滿了木瓜。木瓜成熟后掉到水里,發出『咕咚』一聲響。兔子聽到嚇壞了,沒命地跑起來,邊跑邊叫,『快逃啊,咕咚來了!』猴子聽到兔子喊叫,也撒丫子跟著跑,邊跑邊叫,『快逃啊,咕咚來了!』森林里的動物聽見后全都大呼小叫地瘋跑起來。后來還是大象睿智,止住騷動的大伙兒,帶領大家去湖邊一探究竟,這才發現原來是木瓜掉在水里發出的聲響,『咕咚、咕咚』。

 

這是小學一二年級的課文,與這個學齡的兒童心理十分貼合。他們此時正是懵懂未開的時候,對大自然充滿好奇,充滿生動的想象力,也充滿學習、模仿的欲望。生活環境里的各種聲響,轉化成兒童嘴里各種擬聲詞,你時常能聽到他們模仿飛機飛行發的『嗚嗚』聲,或者模仿機槍掃射發出的『咔咔』聲。

 

就像兒童學語一樣,模擬自然界的聲音,是先民們創造語音字詞的一個很重要的方式。這由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可窺一斑,比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的『關關』是鳥叫聲,『喓喓草蟲,趯趯阜螽』的『喓喓』是蟲鳴聲,這樣的擬聲詞足有上百個。先民們用擬聲詞來指代所稱之事,使人讀來便覺得活潑生動,親切可感。

 

擬聲詞與對聯結合,又會發生怎樣奇妙的化學反應呢?

 

記得我最早接觸對聯的時候,很喜歡跟人玩出句和對句。某日一個網友向我拋來一個出句,還神秘兮兮地叮囑我,此聯有高妙的機關,要看仔細了。我一看出句:


獨攬梅花掃臘雪

只覺得字面很是清雅,卻怎么也看不出什么機關來。于是只好虛心請教,此網友答曰,難道聽不出來上聯乃是模擬音符『do re mi fa sol la si』的發音么?我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這機關難度確實太大,我壓根想不出什么下聯來,能做到既是某種擬聲詞的組合,字面又優美流暢。于是再次向此網友請教,答曰:

細睨山勢舞流溪

讀音差同浙江方言『一二三四五六七』是也。當時只覺得此網友真是玲瓏心肝,后來才知道這原本是個古聯。

 

明朝的大畫家沈周家住湖邊。有一次風流才子祝枝山來看他,兩人隨意散著步就走到了湖岸上。湖里面養了許多鴨子,『嘎嘎嘎』的叫聲此起彼伏。祝枝山順此情形出了個上聯:

鴨游闊闊池塘,口稱狹狹

『狹狹』乃是模擬的鴨子的叫聲,而『狹狹』與『闊闊』又構成一對反義詞。祝枝山分明是不安好心想要為難沈周一番,也難得他思維敏捷,竟想出這樣一個既應景又刁鉆的出句來。誰知沈周年紀比祝枝山大一把,心思卻不比他遲緩,沒多一會兒就吟出了下聯:

蟬噪高高溪岸,聲叫低低

『低低』模擬蟬鳴之聲,『低低』與『高高』也是反義詞,且對句同樣的合情合景,正是與祝枝山的出句打個旗鼓相當。

 

從前有個叫朱亦髫的人,也很愛吟詩作對。有客人慕名來訪,兩人談得那叫一個相見恨晚,朱亦髫一高興,便邀請客人出門賞景對句玩。客人也想試試朱亦髫的才學,正好看見有幾個小孩背著竹筐在采栗子,靈機一動便想出了上聯:

山童采栗用筐盛,劈栗撲簏

這一聯的機關恰在這最后四個字:『簏』就是竹筐,『劈栗撲簏』既是形容孩子們劈落栗子掉到竹筐里的動作,同時也是模擬栗子掉落筐中的聲音,可謂一語雙關。朱亦髫一時想不出好的對句來,兩人便繼續往前溜達。走了不遠,看見一個賣菱角的老農夫,剛好把一籠菱角倒入買主的擔子里,發出一陣亂響。朱亦髫喜上心來,馬上對出了下聯:

野叟賣菱將擔倒,傾菱空籠

菱角都傾倒出去,裝菱角的籠子自然空了,而『傾菱空籠』同樣也是模擬菱角倒入買主擔中的聲響。更難的的是,這末四字不僅動詞一一對仗,連名詞的細類也是對得嚴絲合縫:『栗』、『菱』同屬于植物果實,而『簏』、『籠』同屬于竹制器具。可見朱亦髫此人確是名副其實的油菜花。

 

不過要說到這種奇葩聯,自然也是四川怪才劉師亮的主場。這位同志在我們此前的節目中已經露過面了,想來已經以其犀利毒舌的形象深入人心,這一次依然是本色出演。

民國時期軍閥林立,民不聊生,但每到雙十節,也就是辛亥革命紀念日、中華民國誕生日,必然有一番熱鬧慶典。1933年的雙十節,劉師亮寫了這樣一副對聯:

普天同慶,本晉頌讕言,料想斗笠巖畔,毗條河邊,也來參加同慶。那么慶慶慶,當慶慶,當慶當慶當當慶;

舉國若狂,表全民熱烈,為問沈陽城中,山海關外,未必依然若狂。這才狂狂狂,且狂狂,且狂且狂且且狂。

上聯的意思是:所謂『普天同慶』,本來是拍馬屁的胡話,料想斗笠巖畔剛掐過架的劉湘、劉文輝,還有毗條河邊剛干過仗的劉湘、鄧錫侯,這些大軍閥們也會來參加慶典吧。這可真是應當慶祝啊,慶慶慶,當慶慶,當慶當慶當當慶。

下聯的意思是:舉國如狂,全國百姓都在熱烈慶祝,然而已淪陷于日本人手中的東北地區,恐怕未必依然狂熱吧。這才是狂狂狂,且狂狂,且狂且狂且且狂。


上聯的『當慶』即『應當慶祝』之意,下聯的『且狂』則是『姑且癲狂』之意。『當慶』、『且狂』同時也是模擬敲鑼打鼓的聲音,表面是形容『雙十節』官方一片喜氣洋洋的熱鬧場景,但據傳事實上這種鑼啊、鈸啊、鼓啊是四川民間辦喪事時道士們做道場的伴奏樂器。試想,一邊是軍閥混戰、民生凋敝,一邊是外寇入侵、國土淪喪,而國民政府卻還在大肆慶祝所謂的『雙十節』,這喧天的鑼鼓聲難道不正是國民政府即將覆滅的哀樂?你可以感受到作者的一腔憤懣之情,幾乎要如巖漿一般爆發了。

 

好了,本期節目就到這里。『聲韻篇』到此告一段落,下期我們開啟機巧聯的『文字篇』,主題是『偏旁』。敬請期待!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