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故事張大千向方地山求對聯

張大千向方地山求對聯

2019-08-19 23:28:23謝賢群聽月樓聯話 0條評論

近年拍賣市場有一個信札頻頻出現,就是張大千致方地山的那一封信,先選一些比較清晰的照片:



前面四張有印章,但都不一樣(包括位置),后面三張沒印章。

現在對該信釋文:

      

大方先生道席:

日前承賜題諸畫,感甚感甚。茲更有無厭之求,欲乞楹帖五副,都緣愛慕,致忘煩勞,先生當掀髯一笑,俯而允之也。專此敬頌,動定安適,它不一一。謹定。

后學張大千頓首頓首。

善孖一副(二家兄,善畫虎,故號虎癡)

文脩(四家兄,近以造林居皖南)

大千自求一副(以上三聯求賜撰)

丹林(與散原先生交頗深)

玉岑(朱古微先生之弟子)


這個信札較早見于包立民先生《張大千藝術圈》中《張大千與方地山》一篇中:

據其所述,乃張大千門人何海霞所藏。信札真假現在不討論,但信札內容應該是真的,即有所憑藉的。大千在這個信札替兄弟、自己,還有二位友人向大方求對聯,后面大方是否有回信,我不得而知;如大方答應撰寫,那么這五副對聯對聯內容是什么呢?


大方為大千書扇


大方被譽為“聯圣”,集句嵌字,一揮而就。大千與大方所交較深,大方曾多次為大千題畫,大千也曾為大方作畫。在下搜集大方聯語多年,今就所知,將上述信札中五人相關者陳述如下:

大方贈大千對聯,目前所掌握的有二副,皆嵌字之作,流傳甚廣:


世界山河兩大,

平原道路幾千。


八大到今真不死,

半千而后又何人。


大千抄寫大方聯語(來自拍賣網站)

前一聯大千標明是“送大千之日本”,此聯巢章甫《一代才豪方地山》也記載,巢于聯下注:“兩大是說大千與他自己,下聯則慷慨系之矣。”梁羽生《聯圣贈張大千聯》則說:


方地山有近代聯圣之稱,曾任袁世凱西席,袁的次子、近代著名的文人袁克文(寒云)就曾跟他學作詩文。方的年紀比張大千大得多,但因性情相投,結為忘年交。張常贈他沒有上款的畫好讓他賣錢。張大千三十六歲那年(一九三四)有韓國之行,友人在天津紫竹林為他餞行,方地山即席做了兩副嵌名聯贈他。


張善孖乃大千二兄,擅長畫虎,自號虎癡,今所搜集大方聯語中恰巧有一副贈善孖的,嵌“虎癡”二字:


料應踞地作虎跳,

得全其天皆癡人。


上面大千所抄聯語中即有此聯,又見陸丹林《光宣詩壇劊子手之二方》等處。

贈陸丹林一聯則見眉君《聯圣方地山的聯》:


偶因大千三致意,

知是散原一輩人。


題作“贈陸丹林”,下有注:“大千替陸丹林請大方寫聯,說丹林和陳散原時有詩文往來。”說得很清楚,與大千信札中“與散原先生交頗深”吻合。大方曾為丹林《匡廬觀瀑圖》題詩,順提。

至于信札所提及之“玉岑(朱古微先生之弟子)”,即常州人謝玉岑,贈玉岑聯語未找到,也許已經失傳;倒是見到大方為玉岑胞弟謝稚柳所撰一聯:


稚圭文章有逸氣,

柳州小品多妙文。


見鄭重《謝稚柳系年錄》一九三四年:


是年,天津曹[巢]章甫為稚柳求方地山寫對聯一副,聯語為:“稚圭文章有逸氣,柳州小品多妙文。”聯語中隱“稚柳”二字。方地山為袁世凱的僚屬。


巢章甫是大千門人,曾搜集大方詩文對聯資料。至于大方為張文脩所撰對聯,同樣無法找到。博雅君子,如有相關信息,望不吝賜教。

最后發一張這個信札的照片,同樣來自網絡,好多年前下載,忘記網址了: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張大千方地山

對聯分類

對聯知識

熱門對聯

相關對聯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